魏婴&苏清寒

生前哪管身后事,浪得几日是几日!

【魔道】旧事重提[3]


*主要是阅读体越看越多,越看越想写,然后我就打算开始写啦(๑• . •๑)
*全员向
*原谅我真的只是瞎写╮(╯▽╰)╭
*小学生文笔
*想写又懒得填坑系列_(:_」∠)_

【姑苏蓝氏极重长幼尊卑,他只要对蓝曦臣胡说八道几句,一定会被蓝家人乱棍打下云深不知处。】

蓝曦臣此时的笑容僵了僵: 原来我弟媳那时想要恶心我?

【高兴?魏无羡仔细看了看蓝忘机那张脸。
怎么看出来高兴的?!】

此时众人都望向屏幕上的蓝忘机: 怎么看出来高兴的?

蓝曦臣: 不是很明显吗?

【这个蓝忘机果然是变了,连酒都藏!】

人家小辈无一个不感到惊讶,蓝启仁甚至气到想站起来好好教训一下魏无羡——拱了他家的白菜!

蓝老先生,说粗来你信不信,是你家白菜先动的手。。。

【魏无羡见到是蓝景仪等人,大喜过望,心说这下可以被乱棍轰下山了,忙把自己送了上去:“我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我绝对不是来偷看含光君沐浴的!”】

众人心想: 你就那么想被乱棍轰下山吗?

蓝景仪恍然大悟:“哦!所以那时候你是要…不要Lian……”成功被禁言√

蓝思追:“景仪,少说几句吧。”【微笑

【蓝忘机侧卧在榻,似乎已经陷入沉眠。魏无羡无声无息靠了过去。】

【他仍不死心,准备摸一摸,看看能不能摸出那只千呼万唤始不出的通行玉令。岂知刚伸手,蓝忘机长睫微颤,睁开了眼睛。】

蓝家小辈对魏无羡半夜去偷通行玉令提心吊胆的,仿佛下一秒魏无羡就要被抓个正着,哪知下一句话更颠覆了他们的三观……

【魏无羡把心一横,扑身上榻。】

!!!

那是含光君诶!老祖就这么扑了上去!蓝家几个刚入门的小辈目瞪口呆,转头他们就想起了一件大事——这俩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嘛?早就成亲一段时间了!

【魏无羡道:“我不。你让我睡在这里,就该料到会发生这种事。”
蓝忘机道:“你确定要这样?”
“……”不知为什么,魏无羡有种必须慎重考虑回答的感觉。】

【他刚要勾起嘴角,忽然腰间一麻,双腿一软。紧接着,整个人扑通一下,趴到了蓝忘机身上。】

【他说话又低又沉胸膛随着吐字发音微微震动:
“那你就一晚上这样吧。”】

。。。。。。

啥?没搞错吧,这是含光君?

不只是小辈们,一些家主都惊呆了。

魏无羡像蓝忘机挑起眉,笑道:“二哥哥那时就对我有非分之想了?”

“……嗯”

“不过以那个姿势睡,第二天腰都疼了。”

“嗯。”

“下次二哥哥想抱我就直说嘛,会让你抱的。”

“嗯。”

“哈哈哈!蓝二哥哥,你是嗯嗯怪吗?说什么都回嗯,我爱死你了。”

“嗯,我也爱你。”

……

在座众人看着这两位身后的粉红心心背景,默默地转头看回屏幕,唯有江澄,哼了一声:“死给!”

然而,接下去的内容更让他们为之惊叹。

【江澄则很有远见地道:“你一定会成为他教学生涯中耻辱的一笔。”】

这啥?回忆?为啥还有回忆啊!?

不过,江宗主果真很有远见。

【江澄哼道:“他?巳时作,丑时息。起来了不练剑打坐,划船游水摘连跑打山鸡。”】

【魏无羡道:“山鸡打的再多,我还是第一。”】

众家主忽然低头思考起来: 像魏无羡这样的天才,在正道一定会有所成就,为何会去修鬼道?为何自己要将他逼上绝境?

众小辈听着魏无羡小时候在姑苏蓝氏的光(suo)荣(zuo)事(suo)迹(wei),无一不惊叹: 老祖小时候比我们还皮!

【江澄警告道:“够了。你说归说,可别走这种邪路子。”】

【魏无羡笑道:“我放着好好的阳关大道不走,走这阴沟里的独木桥干什么?真这么好走早就有人走了。】

周围的空气忽然安静了不少,也是,哪有人放着好好的阳关大道不走,非去走阴沟里的独木桥?一部分家主想到也许就是自己把这难得的天才逼上了绝径……

【原本他看的是一本佛经,可刚才翻开那一扫,入眼的竟全都是刺条条的交缠人影,不堪入目。他原先看的那一册竟被人掉包成了一本书皮伪装成佛经的春宫图。】

【蓝忘机忍了又忍,终于忍无可忍,怒喝道:“滚!”】

各家小辈先是被春宫图所惊,后又被含光君的一声“滚”所讶

薛洋率先开口道:“不愧是夷陵老祖,虽说我已经不怎么用这种方法骂人了,但是还是头一次听到含光君说这种话。”

魏无羡道:“过奖过奖,嘿嘿。”

众人和江澄同样的反应: 被人喊滚是很光彩的事情吗?

紧接着便是彩衣镇之事。。。

【蓝曦臣道:“我看你神色,好像有点想让江宗主的大弟子一起去,所以我才答应的。”】

果真是蓝氏读弟机呀。。。。。怎么看出来的?!!

【魏无羡笑而不答。云梦江氏当然也是用网,但他仗着水性好,从来都是跳河直接把水鬼拖上来。】

呵呵,行,你厉害,你最厉害!

【魏无羡“唉”了一声,道:“脑筋转个弯嘛。我不是说教你随便叫,而是我这把剑名字就叫『随便』。喏,你看。”】

魏无羡笑道:“给你们看看好啦。喏,随便要不?”

不过江枫眠是挺宠魏无羡的哈!

【……我把手伸给你,你拉我吧。”……】

【江澄实在忍不住了,骂道:“哪有你这样的!被人揪着领子吊在半空中的时候能少说两句吗?!”】

众人: 江宗主说的好!(ง •̀_•́)ง

【蓝曦臣却道:“你想吃枇杷,要买一筐回去吗?”】

【蓝忘机拂袖而去:“不想!”】

魏无羡哈哈笑道:“二哥哥想吃早说呀!要不我们这次就买一筐回去吃。”

“嗯。”

魏无羡又一次触犯家规,冷泉之事又以蓝忘机的“滚”结尾,部分小辈佩服起了魏无羡的——不要脸!

【魏无羡道:“你看看它们这样叠着,是不是在……”
蓝忘机道:“这两只都是公的!”】

江澄冷笑道:“你们两只不也是公的。”

魏无羡道:“师妹~我们是两个,不是两只。”

江澄:“滚!谁TM是你师妹!”

今天的云梦双杰依旧是如此(^V^)

【江澄霍然站起。】

【魏无羡把他一推,自己挡到面前冷笑道:“你以为你自己又有多让人满意了?哪儿来的底气在这儿挑三拣四!”】

金凌听到这段才发现他父亲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完美,也想起了世人皆说江厌离为魏无羡所杀,金凌反而思考起来,魏无羡明明对他母亲如此好,为何会杀了他母亲呢?

或许这里,会告诉他一切事情的真相吧?

阿凌小宝贝~师姐不是羡羡杀的啊~

(>﹏<)     T^T     T﹏T

【听到最后一句,江澄目光一凝,魏无羡怒不可遏,飞身扑上,提拳便打。】

江澄说道:“你不打,我也会去打的。”

魏无羡道:“所以我就先开打啦!”

【江澄微微诧异:“蓝忘机?他来干什么?他还敢来见你?”
魏无羡道:“对呀,我也觉得他还敢来见我,真是勇气可嘉。……】

。。。。。。

薛洋:“为何不敢?现在这俩可不就是天天见。”

魏无羡忽然站起道:“你别提那个词,我腰疼。”

薛洋:“什么词?”

江澄抬手抚额:“……”

哦~~~天天(*/ω\*)








『就这样吧,各位再见』

『最近可忙可忙嘞』

『要么吃东西,要么睡觉的』

『作业还是不少,貌似并没有体会到中考结束后的休闲(好吧,闲的不对)』

『重申一下,我是甜的~\(≧▽≦)/~』

『算了,也许是辣的-.-』

『论坛体神马的,再等等吧』

『懒癌使我写到这儿就停了』

『抱歉了大家』

评论(8)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