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婴&苏清寒

生前哪管身后事,浪得几日是几日!

【魔道】旧事重提[2]


*主要是阅读体越看越多,越看越想写,然后我就打算开始写啦(๑• . •๑)
*全员向
*原谅我真的只是瞎写╮(╯▽╰)╭
*小学生文笔
*想写又懒得填坑系列_(:_」∠)_

画面又转到了下一章,在座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对这个感了兴趣,均闭上了嘴,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他顺手牵来的这支花驴子,太难伺候了。】

蓝家小辈们深有体会,所以现在进云深不知处,每月至少可听一次响彻云霄的驴叫(^V^)

太难伺候了!!!

江澄看着和驴吃同一苹果的魏无羡,然后对本尊翻了个白眼o( ̄ヘ ̄o)

【“有什么法子,谁叫人家是宗主。得罪了哪家都不能得罪江家,得罪谁都不能得罪江澄。收拾东西走了,自认倒霉吧!”】

江澄眉间一皱,仿佛在思索些什么,手上也不停的摸着紫电,这可惊到了在座的众人。╭(°A°`)╮

【这小公子眉间一点丹砂,俊秀的有些刻薄,年纪极轻,跟蓝思追差不多,还是个半大的孩子,身背一筒羽箭、一柄金光流璨的长剑,手持长弓。衣上刺绣精致无伦,在胸口围成一朵气势非凡的白牡丹,金线夜色里闪着细细碎光。】

此时众人的第一想法与魏无羡一致: 有钱!

不用多想,这金家的小公子是金凌无疑了!

当听到金凌说“这山里四百多张富纤网猎物还没抓到已经给你们这些人搞坏了十几个!”时,众人又再次同魏无羡一般感叹: 有钱!

如屏幕上独白所言: 一张缚仙网已价值不菲,他竟然一口气布了四百多张,稍小一点的家族必须倾家荡产,不愧是兰陵金氏。

没过一会儿,一句【真是有娘生没娘养。】震惊了众人,魏无羡第一反应是向在场的金凌道了歉,金凌也一时没有想好要怎么说,又有些慌张又马上开口说了句: “我没那么在意的……我……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听了……”

【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三分冷峻,七分森寒: “他舅舅是我,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一听到这个声音,魏无羡周身血液似乎都冲上了脑袋,旋即又退的干干净净。好在他的脸上原本就是一团惨白,再白一些也没有异常。】

众人被江澄所说的话吓着了,江澄挑眉说道:“原来你这么怕我?”

魏无羡笑道:“那是!您可是江宗主!当时我一个修鬼道的小辈,当然怕您打我嘞!”

江澄冷笑道:“打你?我可不敢!但是我敢在莲花坞养狗!”

“卧槽!你你你你你居然敢养狗╭(°A°`)╮你忘记江叔叔说过什么了嘛?!师妹你不爱我了,嘤嘤嘤~(ಥ_ಥ)”天天在天天的边缘作死的羡羡(^V^)

江澄只感到全身的鸡皮疙瘩起来了,微一转头看到蓝忘机的脸色更沉了,有种落井下石的感觉

【这双白靴绕过了魏无羡,不紧不慢,往前走了三步。魏无羡抬头起身。与之擦肩而过时状似无意的和他对视了一刹那。】

【从头到脚一尘不染,一丝不苟,找不到一丝不妥贴的失仪之处,饶是如此,魏无羡心里还是蹦出了四个大字: “披麻戴孝!”】

魏无羡再次心虚的瞄了眼蓝忘机,蓝忘机的瞳中散出一丝柔意,而这层温柔是只对魏无羡一人的o(≧v≦)o

【蓝思追应该已告知过蓝忘机自己在莫家庄的可疑行径,却仍然对他点头致意,想来是谢他为蓝家小辈解困,魏无羡当即不假思索的还了一礼,再抬头时,蓝忘机背影已消失。】

哎,不,不是,含光君,魏无羡就在这儿,你就走……走啦?

【静立片刻,魏无羡扬手给了自己一耳光。】

当即众人沉默不语,魏无羡他真的很好,只是没太多人懂他(ಥ_ಥ)蓝忘机又默默地抱紧了魏无羡,魏无羡也反应过来笑了笑,便死死黏在了蓝忘机身上。

【懒汉娶亲、天雷劈棺、被豺狼咬死的未婚夫、父女先后失魂,华丽的寿衣……如同一颗一颗珠子被串联成一条完整的线。难怪风险盘指不出方向,召阴旗更不会起作用,他们都小看了这座大梵山里的东西。】

【它根本不是他们所以为的东西!】

众人惊叹魏无羡的推理能力——不愧是夷陵老祖!

然后就听到了蓝家众小辈忘记补上信号烟花【魏无羡吓唬道:“这也是能忘的?给你们含光君知道,要你们好看!”】

【蓝景仪面如死灰:“完了,这次要被含光君罚死了……”】

【魏无羡:“罚。该罚!不罚不长记性。”】

魏无羡毫无形象地就笑了出来:“哈哈哈,我都忘了还有这事儿了。嘿嘿嘿~这次回去就罚回来!”“嗯。”蓝忘机附了一声,魏无羡看着蓝家小辈的表情,又看了看蓝忘机,笑道:“好啦好啦!我开玩笑的。”

不一会儿,众人听着魏无羡的分析,都觉得很有道理。

【蓝景仪:“你是猜的吧?”】

【魏无羡:“是猜。可按这个猜下去,所有的事情都能够解释。”】

不得不再次感叹一句——不愧是夷陵老祖!

【不到万不得已,他本不应如此,可事到如今,无论招来什么都不管了,只要煞气足够重、戾气足够强、足以把这尊食魂天女撕碎就行!】

【“……鬼将军,是鬼将军,是温宁!”】

哦~原来魏无羡当时招来的是温宁啊!

【“鬼将军”这个称号,和夷陵老祖一般,恶名远扬,无人不晓,通常两者是一起出现的。】

【这个词只代表一个对象。正是在夷陵老祖魏婴座下第一号助纣为虐、兴风作浪、为虎作伥、翻天入地,早该被搓骨扬灰的凶尸——温宁!】

众人也发现原来温宁并没有被挫骨扬灰,同时也更期待了接下去的剧情发展?

接着众人就被温宁用大石砸食魂天女震惊了——【此刻的温宁,明显没有自己的意识!】

听着那群人说夷陵老祖不在这儿,不怕温宁,要捉温宁回去,可是夷陵老祖就在你们面前啊!
╮(╯▽╰)╭

【旋即后背撞上一人,手腕骤然一痛,笛声戛然而止。魏无羡心道不好,转身一看,正正迎上蓝忘机那双颜色浅到冰冷的眼睛。】

【不妙,蓝忘机当年是亲眼看见过他吹笛驭尸的。】

【魏无羡怕蓝忘机去截杀温宁,反手一把将他抓住。谁知,自始至终,蓝忘机一眼都没有分给过温宁,只是死死盯牢了魏无羡。两人就这么你拉着我、我拽着你,面对面的瞪眼。】

魏无羡笑道: “蓝二哥哥~你当时不会是怕我跑了吧?” “嗯”蓝忘机依旧如此回应…

江澄眉间一抽,揉了揉太阳穴:“得了,你俩要腻歪回家去腻歪!好好看不行吗?魏无羡!”

得到的回应依旧是魏无羡那不要脸的笑o(≧v≦)o

【果然,江澄仿佛是背后生了眼睛,一见他脱离蓝忘机护持范围,哪里肯放过这大好机会,扬手一鞭,斜斜挥去,紫电如一条毒龙般游出,正正击中他背心!】

“好狠呐,师妹!”魏无羡窝在蓝忘机的怀里,不顾形象的喊道。

【“好了不起啊!家大势大就是行啊!随便打人啦!啧啧啧!”】

在众人心中,魏无羡不要脸的形象又增添了几分(・ิϖ・ิ)っ

【魏无羡道:“你太热情了,谢谢。但是你也想太多了。就算我喜欢男人,也不是什么样的男人都喜欢的,更不会是个男人招招手我就跟着走。你这种的,我就没有兴趣。”】

【魏无羡这是存心恶心他。江澄此人,最讨厌被人比下去,无论是多无聊的比法。只要有人说他不如另外的某某,他就会心中生气,茶不思饭不想,要赢过去不可。果然,江澄脸都青了:“哦?那请问 什么样的你才喜欢?”】

【魏无羡道:“什么样的?嗯,含光君这样的,我就很喜欢。”】

江澄、薛洋等人做恶心状o( ̄ヘ ̄o)

薛洋:“夷陵老祖有够不要脸的哈!”

江澄:“众所皆知。”

【蓝忘机此人,则是最不能忍受这种轻佻无聊的玩笑。被恶心到之后,他绝对会主动划清界限保持距离。一次恶心两个人,一箭双雕!】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啊!

不过你老公会扔下你吗?

羡羡呐羡羡,这次。。。你算错了(挺好挺好
╮(╯▽╰)╭

【谁知,蓝忘机听了这句,转过身来。】

【他面无表情道:“这可是你说的。”】

【魏无羡:“嗯?”】

【蓝忘机回头,不失礼仪,却不容置喙,道:“这个人,我带回蓝家了。”】

【魏无羡:“……啊?”】

嘿嘿嘿,羡羡终于被带回去啦!

该章毕,众人看着正在腻歪的两人,呵呵[手动再见




{我懒啊,懒癌晚期,只想贴在床上。。。}

评论(22)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