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婴&苏清寒

生前哪管身后事,浪得几日是几日!

【魔道】旧事重提[1]


*主要是阅读体越看越多,越看越想写,然后我就打算开始写啦(๑• . •๑)
*全员向
*原谅我真的只是瞎写╮(╯▽╰)╭
*小学生文笔
*想写又懒得填坑系列_(:_」∠)_

魏无羡睁眼时,脑子里嗡嗡作响,满脑子都是昨夜的颠鸾倒凤,好在蓝忘机的脸一下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微弱的光使得魏无羡只看见了蓝忘机,他甜糯糯的喊了声“二哥哥”,便死死黏在了蓝忘机的身上。

忽的房间里的烛火全亮了,魏无羡这才发现他不在静室,反而到了一个极其古怪的大房间,这才意识到了事情似乎并不简单@( ̄- ̄)@

“这他妈谁干的?”江澄的声音冒了出来,魏无羡又意识到众位家主及其门下弟子,都在这个极其古怪的地方……

“魏无羡!你搞的?”江澄一转头,就见站在蓝忘机身边的魏无羡,不得不说,仙门世家会搞这些鬼玩意儿的,除了魏无羡,还有谁?

“师弟!你怎么老是冤枉我?”魏无羡佯作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使得江澄真想打他一拳……

{然后我就非常愉快的把那些介绍乱七八糟的跳过了,懒~放心啦,师姐她们都在,只是我怕我写了这一段人物就ooc了……}

数个大屏幕出现在房间的各个墙面,这也使得所有人都能看到,清脆的声音响起:“我将把旧事重提,还望各位耐心观看,只有你们看完你们才能离开你们所谓的这个鬼地方。”

“回忆?”江澄先提起了这件事,那个神秘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Ummm…差不多。”江澄似是还想再说些什么,但也没继续下去

屏幕上逐渐出现了画面,在场的各位也都静了下,开篇由第一句话【“魏无羡死了。大快人心!”】开场……

【“好好好,果然是大快人心!】

【“我得说句公道话,杀得好。”】

【“果真丧心病狂……”】

【所谓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蓝忘机和江澄看着屏幕上的那几个人,尤其是江澄已经开口了:“我们自家的事,跟他们外人有什么关联!竟敢如此说我江家的人!”

魏无羡笑了:“师妹,你这么关心我啊?”虽然收到的是几个“滚滚滚”,但魏无羡知道他们的关系已经在逐渐变好了……

【第一年,风平浪静。
第二年,风平浪静。
第三年,风平浪静。
……
第十三年,依然风平浪静。】

一章毕,众人均望向了魏无羡,魏无羡虽依旧笑嘻嘻的,但是他清楚蓝忘机是如何等他等了这风平浪静的十三年……

十三年……蓝忘机拥有了他那逢乱必出的美名。却无人知,他问灵了十三年,可幸的是他等到了他的那个人……

屏幕上的画面也开始了下一章 :

【魏无羡刚睁开眼睛就被人踹了一脚。】

在场的诸位小辈无一不为魏无羡感到同情

【一张白得出奇的面孔出现在镜中,两坨大红不均匀也不对称的涂在面颊一左一右,只要伸出一条鲜红的长舌,活活就是个吊死鬼。】

画面中正涂着吊死鬼妆的魏无羡,引得众人都憋不住笑出了声。

江澄一脸黑的对魏无羡说:“你当时为何不赶紧擦擦掉?活像一只鬼。”说罢,还做了恶心状,令江澄更为震惊的是,魏无羡好似开玩笑般地对他笑着说了声:“方便发疯^_^”{其实是没有水啊!}

【这种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的阵法,他自然了若指掌。】

得,魏无羡,你最厉害!

毕竟在场的各位都是仙门世家,对这献舍阵法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研究的。。。

【魏无羡心中不服。】

众人都觉有什么可不服的?未料听到的后面几句

【虽说他名声是比较差,死状又非常惨烈,但一不作崇,二不复仇,他敢发誓上天入地绝对找不到一个比他更安良本分的孤魂野鬼!】

行!你不服的是这个呀?

【没有一件事让他稍微感受到重生的喜悦!】

众人也才发现,原来魏无羡重生时也并没有那么快乐。

等魏无羡踢开阿童众人便料到魏无羡又要去搞事了

看吧,果然没辜负众人的“期望”,跑东堂去闹事了

【魏无羡见了蓝家的人就牙疼,上辈子常常腹诽他家校服是“披麻戴孝”,因此绝不会认错。】

这一句可好,把整个蓝家人都说进去了,魏无羡有那么一丝丝的小尴尬,看着蓝忘机的眼神打了个哈哈就过去了

【莫子渊脚下不稳,脚擦着魏无羡踢了个虚,自己摔了。魏无羡却滚了一圈,仿佛真的被他踢翻了似的,还扯开了衣襟,胸口正正的就是昨天被莫子渊踹出来的那个脚印。】

这演技……聂怀桑扇着扇子,也自叹不如

【论起撒野,魏无羡乃是一把好手。】

众人:嗯嗯,看出来了
江澄笑道:“这回撒野撒得够爽吧!若是你平时如此撒野,信不信我放狗咬你!”
“得啦,江宗主,我有蓝湛呢。”魏无羡笑嘻嘻的对着江澄道。
江澄的脸一度黑了下来。。。

【难不成还真要他灭了莫家的门?
……老实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wdm魏无羡,你太可怕了╭(°A°`)╮
但是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o(≧v≦)o
在座的其他几位家主均被魏无羡的气势“吓”得失了声,未敢发出一句话。。。

【拉扯间,魏无羡已迅速检查完了手里这面召阴旗。纹饰画法正确,咒文也不缺,并无错漏,使用不会有差池。】

“你是在检查我们画得召阴旗?”蓝景仪恍然大悟,回头又想了想,“也是哦!召阴旗的制造者不就是夷陵老祖*&#%€唔……#&#%$€〒_〒”好的,被禁言了= ̄ω ̄=

【魏无羡打量这少年一番,见他斯文秀雅,仪表不俗,嘴角浅浅噙笑,是棵十分值得喝彩的好苗子,心中赞许。此子旗阵布置的井井有条,家教也当真不错。不知道姑苏蓝是那种古板扎堆的可怕地方,是谁能带出这样的后辈。】

嘿嘿~羡羡我偷偷的告诉你,含光君啊!!!
你老公啊!!!!!

蓝思追听到这几句话,不由得红了脸。
蓝忘机也对蓝思追表示赞赏。
蓝景仪当时还说魏无羡是个疯子,现在想想,谁的召阴旗能比魏无羡画的好?
景仪心里苦T^T

【魏无羡不和她多作纠缠,略一思索,把手伸到莫子渊怀里,搜了搜,掏出一样东西。展开一看,竟是一面召阴旗。】

此时众人的内心都同魏无羡所想一样:自作孽,不可活!
看看,莫夫人又冲着蓝家小辈骂,这蓝家小辈们又因蓝氏家教严,都憋的脸色难看。若不是魏无羡帮忙反驳回去,这蓝家小辈如何才能吁出这一口气啊!
还有这莫夫人,儿子死了,倒还希望面前的人去死,她面前是谁呀?不就是这一群蓝家小辈吗?这夫人真是呵呵了,你儿子死是他活该,还反倒骂起这几位小辈啦?他们帮你出这么多走尸分文不取,你都不感谢。儿子死了,还想他们去死?真是冤了思追他们。

【蓝思追想通这一节,略感惊疑,看了魏无羡一眼,忍不住想:“他忽然说这话,实在是……不像巧合”】

蓝思追获得了众人的赞赏:能听一个“疯子”的话,细想,已经很不错了。

【就是他踢的。蓝家校服的外衣内侧用同色系线绣满了密密麻麻的咒术真言,有护身保命之奇效。不过遇上这样厉害的,用过一次便只能作废。情急之下,只能踢蓝景仪一脚,让他用身躯帮蓝思追护一下脖子了。】

“所以真的是你踢的!”禁言术被解除,蓝景仪又向魏无羡叫道,蓝思追轻轻的在蓝景仪边上说道:“景仪,你若是不想被禁言,还是别惹魏前辈了。”蓝景仪如此逃过了一次禁言。。。
一声“还不醒”传来,众人看到魏无羡开始驱使莫家三口,都佩服起了魏无羡可以随地驱使凶尸的能力

【“认得外面那只手吗?”】
【他命令道:“撕了它。”】

“我太tm帅了!嘿嘿~”魏无羡看着屏幕中的自己,禁不住笑了出声,然后遭到了江澄的白眼。不过凶尸与鬼手的战争应该很壮观吧!蓝景仪此时又默默的插了一句:“那……含光君也快出场了吧。”

【正在这时,从天外传来“铮铮”两生弦响】

呵呵,景仪记性不错哈

【一听到这两声天外琴响,魏无羡转身便走。】
【好巧不巧,来的是蓝家人;要死不死,来的还是蓝忘机!】

该章毕
呵呵,魏无羡你行啊光听琴声就知道是蓝忘机啦?
魏无羡抹了把额上并不存在的汗,心虚的看了眼身边的蓝忘机,正巧蓝忘机也看着他
“那个……蓝湛…我能解释的……”
“嗯。”
虽然魏无羡听到了蓝忘机的回答,但内心莫名感觉更慌了。。。
因为蓝忘机的眼神仿佛在说:“魏婴,天天……”


{我真的只是因为想写才写的。。。}
{成功又给我自己挖了个坑〒_〒}

评论(27)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