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婴&苏清寒

生前哪管身后事,浪得几日是几日!

【魔道】「忘羡」忘羡家的小朋友(中)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小学生(幼儿园)文笔
*假设孩子继承的是灵魂的相貌

追上去的魏无羡在蓝忘机身边,道:“蓝湛~怎么了?”一边的蓝忘机面色镇定,很平常毫无二样,但魏无羡知道——蓝忘机生气了,道:“忘机~蓝忘机~含光君……啧……蓝湛!你……”话未说完,只听得一声:“救命啊!”传人二人耳中,两人对视一眼,忙赶去声音传来的地方。

而蓝家小辈和蓝兮同那男子告辞,转头便不知忘羡二人去哪儿了,蓝思追想到多半是上山了,众人便向山上走。

在山上,几名村民着装的人正被几个走尸撕咬,还有一名女子在念咒除走尸,可走尸越来越多,步步逼近女子身旁的女孩,女子神情越显担忧,忽的笛声响起,众走尸停止撕咬,转向后边一颗树下,发着低吼声,那几个村民随着笛声抬起头,只见一名黑衣男子站于树梢,手持黑笛,笛尾飘着红穗,黑衣男子后背的晚霞映得男子越发俊俏。

男子跳下树,面前的走尸通通趴在了男子脚边,万分害怕的样子,男子一阵苦笑,心道:“这走尸也太低阶了吧。可以去重修乱葬岗,嘿嘿~”

魏无羡正想数清有几具走尸,未数出五个,“铮铮”两声,面前的几具走尸通通化为灰烬,“哎~~~停停停!!!”话音刚落,所有走尸都灰飞烟灭了。

魏无羡还没有反应过来,“啊!是含光君和魏公子。”罗青羊首先说道。蓝忘机微微颔首,道:“罗夫人。”魏无羡反应回来,道:“啊呀!是罗夫人!”转身又对蓝忘机说,“蓝湛,你怎么一具走尸都不给我留?”“嗯?”标志性冷漠的含光君。“唉,你!……”

只听传来糯糯的一声“娘”,魏无羡才想起还有其他人,转头只见罗青羊牵着一名约莫十二三岁的女孩,低头在说些什么,魏无羡靠近说道:“这是……小绵绵?”罗青羊微笑着点了点头,“几年不见,小绵绵长大了啊……”魏无羡这才想起自家的那群小朋友,忙转头问道:“思追儿呢?阿兮和思追、景仪在一块儿啊!”“……不必担心。”蓝忘机吐出几字,魏无羡道:“嘿嘿~肯理我啦?”蓝忘机偏过头,继续沉默,魏无羡还想说些什么,身后几人道:“多谢二位公子救命之恩。”

魏无羡看了看蓝忘机,轻笑一声,转头道:“不必谢我,走尸是他除的。”说罢指了指蓝忘机,罗青羊笑道:“魏公子,许久不见,魏公子和含光君还是老样子啊。”魏无羡又看了看小绵绵,道:“是吗……倒是小绵绵和你越来越像了……”小绵绵此时躲在父母身后,并不是很想看魏无羡的样子,魏无羡也只得笑笑而过,又似想起了什么:“哦,对了!罗夫人,这几位……”魏无羡又看了看那几个人,罗青羊道:“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愿意陪我们夜猎。”“不是仙门世家……”魏无羡小声嘀咕道。罗青羊又向那些人介绍了令人闻风丧胆的夷陵老祖和逢乱必出的含光君。

正想再谈些什么的魏无羡听到远远传来的几声“魏前辈”“含光君”,忙道:“思追儿,景仪,这儿!”蓝思追等人跑至魏无羡那里,魏无羡首先看到了躲在蓝思追和蓝景仪身后的蓝兮,觉得好笑,道:“阿兮,怎么啦?”蓝思追道:“魏前辈,刚刚……”蓝思追顿住了,蓝景仪见思追这般为难,忙道:“阿兮想赶紧去找你们,跑太急,摔了,在小碎石上擦伤了。”魏无羡听到这话,忙蹲下,看了看蓝兮的手和腿,已经被丝带缠上,摸了摸蓝兮的头说:“阿兮疼不疼啊?”蓝兮乖乖地摇了摇头,魏无羡只觉内心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儿,道:“真的?还是爹爹抱阿兮吧,阿兮先别走路了,一会儿回姑苏去上药。”未等蓝兮有所反应,魏无羡已经抱起蓝兮,蓝兮也不多说什么,偷偷瞄了一眼蓝忘机,这时蓝家的几名新的小辈才发现,蓝兮是魏无羡的儿子?!别提有多震惊了(呵呵,还有更让你们震惊的呢。。。)

“魏公子,这是……”罗青羊见到一个眉目清秀的孩子,多人皆看呆了——为何会有如此可爱的小孩子!“我儿子!”魏无羡答道。罗青羊见那孩子带有几分魏无羡少时的灵气,笑道:“他同你少时有几分相似,亦有几分不同,不爱说话。想必魏夫人是一位冰清玉洁的美人吧。”魏无羡心道:蓝湛,美人?内心狂笑,表面毫无波澜,道:“是啊,他的容貌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上的。”说罢,看了看蓝忘机。

魏无羡的话引得众人以及蓝氏新小辈都好奇起来——夷陵老祖的夫人究竟是什么样的。魏无羡天天在云深不知处,新小辈都没有看到过任何女子同魏无羡一起过,不禁幻想起来。只有知情的思追和景仪内心笑笑,想:魏前辈的“夫人”,你们不是天天在见吗?(毕竟这两位可是“听着”魏无羡生下蓝兮的……)

那个……住校木有时间更,虽然我造不会有很多银看吧,but我还是想写,现在要为中考准备,可能中考后才能玩了。

评论(2)

热度(24)